生前買不起豪宅,死後也要覓一處風水寶地,很多陵園抓住了客戶的這種心理,以“皇家”、“龍脈”作為宣傳噱頭
  生前買不起豪宅,死後也要覓一處風水寶地,很多陵園抓住了客戶的這種心理,以“皇家”、“龍脈”作為宣傳噱頭,墓地標價很高,每逢清明前後就會集體調價,年年上漲,形成一個無法打破的“怪圈”。而記者調查還發現,其中一家陵園的法定代表人竟是當地民政局副局長在擔任,這就難免讓人懷疑其中存在貓兒膩
  法治周末記者 劉子陽發自河北淶水
  “皇室之氣,家族傳承,龍脈所在,山水之間。”皇家龍山陵園的宣傳口號著實吸引眼球。
  生前買不起豪宅,死後能覓得一處風水寶地庇護子孫,與帝為鄰、與王為伴、以將為朋、以相為友也是不錯的選擇。很多陵園抓住了客戶的這種心理,以“皇家”、“龍脈”、“風水”作為宣傳噱頭,而這類皇家陵園可謂寸土寸金。
  皇家龍山陵園位於河北省淶水縣,陵園方面稱,清朝雍正皇帝的十三弟愛新覺羅胤祥埋葬於此園,胤祥一脈是清王朝最久的“鐵帽子王”,這也成了該陵園最大的賣點。
  看到皇家龍山陵園中所謂的十三王爺墓,淶水縣當地守靈人的後代被“雷”到了:“我也是無意中看到的,陵園裡的十三王爺墓是假的,只是個紀念墓,為了開公墓拿名人當幌子。”
  法治周末記者調查發現,很多“皇家陵園”不過是人為製造的噱頭,墓地標價很高,每逢清明前後就會集體調價,年年上漲,形成一個無法打破的“怪圈”。
  在利益的驅使下,陵園的工作人員甚至暗中幫助客戶“炒墓地”。這些墓地究竟誰在賣,為何漫天要價沒人管?
  記者調查還發現,皇家龍山陵園的法定代表人竟是當地民政局副局長吳志勇在擔任,這就難免讓人懷疑其中存在貓兒膩。
  “皇家”是噱頭
  淶水縣位於河北省中部偏西,是保定市下屬的一個貧困縣,距北京市中心雖然只有90公里,但交通一度不發達。從北京到淶水縣大概需要兩個小時的車程,僅有917一輛公交車直達。從淶水縣城到皇家龍山陵園,還要經過20分鐘的盤山公路。
  皇家龍山陵園氣勢磅礴,陵園占地360畝,園內建有12米高的大殿,殿內有地藏王菩薩像,大殿後設有地壇和天壇兩個祭壇,天壇之上還立有五層高的萬佛塔,塔內設有9999個格位,以安放故人的靈位。據陵園的工作人員介紹,僅這座萬佛塔就花費了600多萬元。如此氣派建築,很難讓人和貧困縣聯繫在一起。
  墓地銷售人員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我們陵園自西向東依次有鳳凰山、睡佛嶺、龍首山三座山,南面有拒馬河流過。從風水學上說,青龍抱白虎,代代出文武。兩山夾一灣,後代出高官。”
  “連十三王爺都埋在我們這兒,風水當然不用說,來這兒買墓地就是看好這裡的風水。正式銷售僅一年,就已經賣了500多塊墓地,而且很多人來這裡預訂,大多是北京和天津的。有山有水,坐北朝南,皇家氣息,我們都具備。”墓地的銷售人員說。
  不過淶水當地人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十三王爺墓的原址在離縣城大約20里地的西營房村,那裡荒蕪已久,只剩幾座高大的漢白玉牌坊和華表,皇家龍山陵園裡所謂的十三王爺墓,是為推銷墓地拿名人作為噱頭。
  以“皇家”作為賣點的不只是皇家龍山陵園,位於河北省易縣清西陵附近的華龍皇家陵園和世界華僑陵園也是如此,末代皇帝溥儀就埋在華龍皇家陵園,世界華僑陵園也埋葬著愛新覺羅的族墓。
  易縣當地從事殯葬行業的章福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皇族墓其實是從別的地方遷來的,比如溥儀的墓起初是在八寶山,後來才遷到華龍皇家陵園,聽說陵園做了不少努力,為的是給自己裝點門面。”
  高出房價15倍
  陵園將“皇家”作為噱頭為的是抬高自己的身價,北京及周邊用於建設陵園的用地很緊張,大部分陵園已經基本飽和,加之中國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墓地需求很大,因此價格節節攀升。
  法治周末記者前不久調查得知,北京部分墓地價格高至40萬元/平方米,每年漲價30%,而在河北跟“皇家”沾邊的陵園同樣能賣“天價”。
  以皇家龍山陵園為例,其官方網站稱價格貼近百姓,墓地價格墓穴價格同比北京周邊其他正規經營性公墓低50%以上,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
  皇家龍山陵園的負責人於先生坦言,京石高速二線開通後從北京到陵園只要40分鐘,各方麵條件發展成熟了,平民百姓根本買不起。
  記者從墓地銷售人員處瞭解到,這裡的墓地每平方米價格高達6萬元,根據城市房產網的數據顯示,淶水當地新樓盤的均價為3871元/平方米,這就意味著每平方米墓地價格竟是房價的15倍。
  墓地銷售人員告訴記者:“皇家龍山陵園分為普通區和自選區,普通區的墓地售價分別為4.8萬元、5.8萬元、9.8萬元。自選區根據面積大小收費,靠近十三王爺墓的自選區,價格是6萬元/平方米,其餘自選區的墓地價格在4萬元/平方米,客戶可根據自己的需要確定平米數。”
  其實,皇家龍山陵園的墓地價格並不透明,同樣一塊墓地通過不同的渠道購買,價格可相差3倍多。
  “我告訴你的已經是底價了,如果通過代理商購買墓地價格更貴。”銷售人員拿出了一張代理商的價格表,根據價格表顯示,陵園售價4.8萬元的墓地到了代理商手中就漲到了14.6萬元。
  銷售人員解釋說:“代理商自己肯定要掙錢,但也不能標價太高,一般來說只要不超過價格表上的價格就沒人管。”
  龍山皇家陵園的價格在眾多“皇家陵園”中並不算最高,華龍皇家陵園工作人員表示最貴的墓地能達到70多萬元,而在世界華僑陵園,僅8平方米的墓地就要價近百萬元。
  “在中國,墓地和風水的結合自古就存在,事實上哪有那麼多的皇家陵園,很多陵園抓住了客戶的這種消費心理,以皇家為幌子漫天要價,由於信息的不對等,客戶往往被玩弄於股掌。”殯葬研究專家楊根來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墓地價格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楊根來解釋說:“墓地價格考慮了多種因素,比如土地使用費和管理費,建築成本、石料價格以及人力成本等,目前墓地的價格是由市場決定的。但陵園如果脫離實際成本亂要價,民政部門和工商部門有權進行處罰。”
  記者致電淶水縣民政局,工作人表示:“皇家龍山陵園的墓地價格確實有些高,我們此前也找陵園方面談過,但同一個陵園的墓地,位置不同價格也不同,國家對此並沒有明確的規定。”
  銷售人員“炒墓”
  “我們這裡是高尚社區,上風上水,地下CBD,人生後花園,按均價僅售人民幣3萬元整,值得一生典藏。全市的樓價都在漲,有沒有,買墓地絕對有升值的空間……”這是電影《瘋狂的賽車》中的搞笑臺詞,如今已經成為現實。
  “炒墓”如同“炒房”,每年墓地價格的上漲,都刺激著每個人的神經,利益的驅動下,國家明令禁止的“炒墓”禁區已經失守,房地產限購國家政策收緊,投資墓地卻成了另一條生財之道。
  皇家龍山陵園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我們這兒的墓地每年的漲幅至少是20%,土地越來越緊缺,石材越來越貴,以後漲到多少很難說,近期我們已經開會討論漲價的事宜了。”
  工作人員表示投資“炒墓”穩賺不賠:“按照國家規定當然是不允許的,不過如果你想投資我們也有辦法。”
  在世界華僑陵園記者遇到了同樣的情況,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墓地價格變化很大,尤其這三年漲得特別凶,我都快記不住價位了,舊的價格剛記住,新的價目表又出來了。近期還要漲價,新的價位表我已經接到了,最低每平方米也要漲5000元。”
  銷售人員坦言:“以前說漲價是為了促單,現在是真漲,基本是一年漲一次,前幾年5萬元左右的墓地,現在的價格都在十幾萬元,位置好的墓地屬於稀缺資源。”
  “可以考慮多買幾塊墓地作為投資,價格上有優惠,購買墓地是需要進行備案的,按照規定不能轉手,不過我們可以幫你找下家出手。”銷售人員說。
  淶水縣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炒墓”的行為肯定是不允許的,按照規定購買墓地是需要出具死亡證明或火化證明,對此當地民政部門會進一步核實。
  法定代表人是副局長
  2012年皇家龍山陵園被批准為經營性公墓,經營許可證上顯示,陵園的法定代表人是吳志勇,而記者發現淶水縣民政局的一名副局長也叫吳志勇。這兩個吳志勇是同一人嗎?
  陵園的負責人於先生告訴記者,它們的法定代表人確實是淶水縣民政局的副局長吳志勇。
  陵園的另一名銷售人員對記者表示:“我們是民政局經營的陵園,民營機構是拿不到經營許可證的,連投資商都是民政局指派的。”
  對此淶水縣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回應稱,皇家龍山陵園的法定代表人的確是吳志勇,但陵園並不是民政局在經營,民政局只是監管部門。
  按照公務員法的規定,公務員是不允許從事或者參與營利性活動、不允許在企業或者其他營利性組織中兼任職務的。
  2009年出台的《民政部促進殯葬事業科學發展的指導意見》也明確規定:民政行政機關不作為發起人或投資人,參與經營性公墓和其他殯葬服務企業的建設經營,機關工作人員不得在經營性公墓和其他殯葬服務企業任職或兼職,不得以任何形式從中獲取利益。
  吳志勇的行為和現行的法律法規相衝突,擔任陵園的法定代表人是其個人行為還是代表當地民政部門,記者多次致電,截至發稿之日未能與對方取得聯繫。
  與商品房和保障房的區別類似,墓地也有經營性墓地和公益性墓地之分。經營性公墓是為公民提供骨灰或遺體安葬實行有償服務的公共墓地,可以進行買賣;而公益性墓地是指不以營利為目的,為公民提供安葬(安放)骨灰的社會福利設施,按照現行規定是不允許買賣的。
  廣東社會學會會長範英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建立經營性公墓需要省、自治區、直轄市民政部門批准,國家這幾年對經營性公墓控制得非常嚴格,民營企業是很難批下來的。”
  楊根來認為,作為經營性公墓的監管部門,地方民政局應當將陵園交給企業獨立經營,民政部門經營墓地、政府的公職人員兼任墓地的法定代表人,這難免讓人懷疑存在暗箱操作。
  看不見的手
  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國家逐步放開和降低殯葬行業的準入“門檻”,但公墓陵園仍無法擺脫民政部門的影子。
  中投顧問研究員殷旭飛認為,墓地價格持續升高的癥結在於壟斷:“民政部門有權力審批企業能否進入當地殯葬行業,使得一般民資難以介入,進而造成地區壟斷,價格被抬高,政府與企業坐收暴利。”
  “允許民間企業進入殯葬行業,政府需要進一步放手,必須打破壟斷,實現自由競爭。”這些話範英已經說了很多年,“錶面上民間資本已經進入殯葬行業,但背後實際控制的還是民政部門,這是一塊‘肥肉’。”
  範英認為,地方民政局作為墓地的監管部門,自己監管自己:“在墓地行業,政府既參與管理又參與經營,就等於是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在資源壟斷的情況下,墓地價格被推高,已經有些失控。”
  楊根來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政企分開是改革的方向,目前做得還不到位,沒有統籌規劃,也沒有做好全國性的佈局規劃。在非標準化和規範化的市場之下,有些地方出現權力尋租的現象,沒有游戲規則什麼情況都有可能出現。”
(編輯:SN077)
創作者介紹

gs27gsvag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